下载区 火箭云盘 网盘迅雷 BT最新合集 BT中文字幕 BT亚洲有码 BT亚洲无码 BT欧美无码 BT三级写真
在线区 无码 有码 中文 国产 高清区 VR片 蓝光原盘 高清无码 高清有码 女优全集
图片区 台湾正妹 日韩正妹 中港澳妹 东南亚妹 欧美正妹 清纯唯美 网友自拍 偷窥原创 裸露激情
小说区 现代激情 同事女友 公车痴汉 古典武侠 暴力强奸 校园春色 家庭乱伦 淫妻交换
























小潘金莲

9月前   ·   【小说】古典武侠
潘金莲与西门庆偷情过后,回到家里,直觉像过了一个世纪似的,心中隐隐有一丝后悔,没想到自已就这样与一个才见了一面的男人通奸了,他并不是自已喜欢的人,自已喜欢的人可是武松啊,怎么办?自已还有脸见武松吗?这事要是让武松知道了怎么办?他肯定会鄙视自已的,天啦!我干了什么了?想着想着就发呆。
  武大回来了,她也没心情去做饭,武大一见不妙,自已赶紧去做了饭,喊潘金莲来吃,她却一扭身就走进了卧室,倒在床上发呆。
  这是为什么呢?武大早早吃了饭,躺到潘金莲身边,在她额头上摸了一下,没发烧,问道:「金莲,你哪里不舒服。没什么,心情不好。」潘金莲看着武大丑陋的样子,想起西门庆的话,不禁心烦起来,把被子一蒙,不再理武大。武大只好默默躺在她旁边睡了看小说,看电影就上.www.de_deai.com。
  第二天一早,武大走了不久,王婆就走了过来,对潘金莲说:「西门大官人来了,在等你呢。」潘金莲昨晚想了一夜,觉得一定得与西门庆继绝来往。于是对王婆说:「婆婆,我昨日是一时糊涂,做错了事,请你们原谅我,我不想再与他来往了,我有家呢。」「呀哟,现在装成节妇样了,我跟你讲,你到我家与西门官人偷情,可是你自已干的,我可没强迫你,现在你把人家的情调起来了,又想撒手不干了,西门官人还以为是我老婆子说了什么坏话呢?那我以后可有罪受了,在清平谁敢得罪西门官人,你不要以为你不干了就可保住名节了,惹火了西门官人,他什么事不敢说出来,那时你后悔就来不及了。」王婆立即把脸摆起来。
  「可,可,我怕让人知道啊。」潘金莲急得泪水直流。
  「怕什么,在我家保证不会让人知道,去吧,跟着西门官人,又体面又有吃有穿,怕什么。走吧,走吧。」王婆边说边拉,把潘金莲拉到了她家。
  「好娘子,我等得都快发疯了。」西门庆一见潘金莲进来,也不管王婆在旁边,一把就将潘金莲搂了过去。
  「官人,别这样嘛,我怕呀。」潘金莲还想挣扎一下。
  「你怕什么呀,在清平我就是老大,你是我的心肝宝贝,谁给你一点委屈,我要他好看。你看你看,脸都有红了,越发好看了,天下的美都到你的身上来了,让爷想得发狂啊。」西门庆的手从潘金莲的胸前伸进去,摸到了她一对丰乳,立即在上面按摸起来看小说,看电影就上.www.de_deai.com。
  「你们玩吧,我出去照看了。」王婆对着两人笑了笑,转身出门。
  「心肝,你想我不想?」西门庆在潘金莲嘴上吻了起来,潘金莲起先还闭着嘴,被他舌头钻了几下,就把嘴唇张开,西门庆的舌头立即伸了进去,双人的舌头搅成一团。
  随着西门庆上下摸按,潘金莲开始发出销魂的哼哼声,身体开始在西门庆怀中扭捏起来,配合着西门庆解衣脱裤的动作,伸手弯脚,让西门庆很快就把她全身脱得光光的。
  「好白,好美啊。」西门庆仔细看着潘金莲赤裸的身子,赞叹不已,只见她俏脸含春,凤眼勾魂,双峰傲立,腰腹平坦,屁股圆翘,大腿丰腴修长,浑身上下无一不是女人的极致,活脱脱一个绝代娇娃。
  「你看什么呀?」潘金莲见西门庆盯着自已发呆,禁不住娇嗔起来。
  「我在看一个仙女呢。真是太美了。」西门庆口里啧啧称赞,双手在她娇艳的肉体上抚摸着。
  「就你嘴甜。」潘金莲笑着点了他的额头一下。
  「我下面更甜。」西门庆笑着把潘金莲抱到床上,快速脱光自已的衣服,扑在她身上,分开她的双腿就开始进攻。
  潘金莲早被西门庆摸得欲火如焚,把双腿叉开,迎着西门庆的老二凑过去,两个色中高手配合得天衣无缝,老二一下对准,直插洞底。
  「哼,好爽。」潘金莲立即叫了起来,屁股一挺一挺的,配合西门庆的抽插。
  「好心肝,今天我要把你干过够。」西门庆急不燥,采取九浅一深的办法,边插边摸,逗得潘金莲人停地向上挺着阴部,希望他插得更深些,好人,插深一点嘛,用力点嘛。浪叫不已。
  两人刚插了几十下,突然王婆闯了进来,把两个干得正火热的男女吓了一跳。
  「王婆,你干什么?没看过人家做爱?」西门庆有点不悦。
  「官人,我是想问一下,你们要在这里吃中饭吗?要吃点什么?老身给你们去买。」「随便好吃的买来就是,何必进来问呢?」西门庆口里说着,下面仍抽插不已,潘金莲双手盖着脸,不敢看王婆,屁股却仍人停地上下挺着,老二在她阴道中进进出出,插得淫水开始响起来。





  「不知西门官人有没有钱?我现在手头紧,没钱买菜。」王婆笑着说。
  「你看你不早说,就知道要钱,我那边衣服袋里有几两银子,你随便拿好了。」西门庆不耐烦地说,突然加快了抽插节奏,一下下都插到尽根,直抵花心,把潘金莲插得忍不住浪叫起来,也顾不得面子了,双手搂住西门庆的脖子,全身扭动起来,口中淫叫不已:「哦,哦,受不了,插到底了,爽死了。」「武家娘子,你现在知道西门官人的好处了吧。」王婆拿了银子,对着骚浪的潘金莲做个鬼脸,拉开门出去了。
  「都怪你,让人家笑话我了。」潘金莲在西门庆身上打了几下。
  「都怪我,都有怪我,我现在补给你还不行吗。罚我今天服侍你五次好不好。」西门庆快插越快,潘金莲只觉一根火热的肉棒在她里面横冲直撞,时而撞向这边,时而撞向那边,再一会又直插花心,搞得她快感一阵接着一阵,爽快无比。
  「你没吹牛吧,可干五次?」潘金莲对着西门庆浪笑着,媚态毕露。
  「那咱们今天试试看吧!就怕你吃不消。」西门庆故意逗潘金莲上勾。
  「我吃不消?今天你有本事尽管拿出来,一定让你软下服输。」潘金莲的骚劲起来了。
  这一天,两人在王婆的屋里鬼混了一整天。潘金莲彻底打消了顾虑,开始与西门庆放松鬼混起来。
  此后一段时间,只要武大前脚出门,潘金莲后脚就到了王婆家,大白天与西门庆奸混。
  但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不多久,潘金莲与西门庆偷情的事就传得沸沸扬扬,只武大一人蒙在鼓里。却说清平县城有个挑担子游街卖水果的小伙子名叫郓哥,以前每日在街上见到西门庆,大官人叫几声,西门庆总要给几个钱给他买点水果吃,这一段却寻不着他,一打听,原来天天呆在王婆的屋里与潘金莲鬼混,心里替武大叫屈,却不敢告发。
  这日,他转了大半天,也没卖掉几个,想着西门庆等下会从王婆店里出来,干脆守在她门口等西门庆,他快活出来,心情肯定好,说不定好打发几个钱,比游街强多了,于是挑着担子到王婆店门口不走。
  王婆见郓哥这样,心里奇怪,就出来问他为什么呆着不走,郓哥说在这等西门官人,王婆做贼心虚,当即说:「这里哪有什么西门官人,你要等到街上去,别在这里现象。」郓哥却是个软硬不吃的人,一见王婆这样,当即变了脸色,说:「你们不要以为别人不知道,谁不知现在西门官人天天在这会情人呢。」王婆一听,更不得了啦,说:「我打死你这个咬舌头的傢伙,你要再乱说西门官人不放过你的。」见郓哥不走,立即把拴在门口的狼狗放出来,吓得郓哥撒腿就跑,虽跑得快,裤子还是被那恶狗咬破了,要不是王婆把狗唤回,肯定得交伤,但他的一担水果却全部掉在街上。
  「这恶婆娘,做了丑事还这么恶,这口气不出,我郓哥永不为人。」郓哥想着就有气,不一会儿就想起来了一个办法,急急地走到街上,找到了正在卖烧饼的武大,把他拉到一边,将西门庆与潘金莲的奸事各和盘托出。
  这武大这段时间每次回去时发现潘金莲都没开火做饭,好多次是他到家了她才从王婆处回来,而且每晚都不与他做爱,本就疑心,现在听了郓哥这么一说,虽不全信,也信了七分了,如是说:「他们现在在哪里?」「还在王婆家里,你要捉奸得赶紧去。那就赶快走吧。」武大收拾担子就走。
  「武大你别急,你这一去,王婆守在门口,你还没进去,里面就知道了,不如这样,我先去把王婆引开,你再进去捉奸。」郓哥帮着出主意。
  「好,这主意好。」武大心慌意乱,一切听郓哥安排。
  两人走到王婆店前,郓哥先跑过去,对着王婆大骂:「你这死婆娘,我又没惹你,你为何放狗咬我?」王婆一听,气来了,抓起一把扫帚赶了出来,说:「看我打死你这个狗杂种。」郓哥等她一过来,立即抱住她,顶在院门口,与她撕打起来,武大一见立即提了一根扁担,冲进院里,到处找潘金莲两人。一走到后院,就听到左边房里传来男女做爱的浪叫声,他顿时怒火焚心,知道潘金莲偷汉的事情是确实了,顺着声音向那屋走过去。
  此时,潘金莲正翘着屁股,让西门庆从后面干她,只见她双手撑在床沿,双脚站在地下,披散着头发,双乳晃荡着,屁股不停地前后摇动,配合着西门庆的抽插,边摇边叫:「好丈夫啊,你用力干,插到底了,我受不了啦…快,快点…我要回去了。「「还早呢,再玩半个时辰不要紧。武大没这么快回来,今天我们才干三回,等下还要干一回。」西门庆扶着潘金莲的大腿,卖力地抽插着,把潘金莲插得前后摇晃不已。





  武大听着屋里淫声浪语,那里还忍得住,一脚踢开门,大叫:「你们这对奸夫淫妇,背着我干的好事。」举起扁担冲了过去。
  武大这一声怒吼,只把里面两人吓得肝魂断裂,潘金莲整日最担心的就是被捉,一旦事情真的来临,只吓得身子一软,倒在地上,但那西门庆可不是等闲之辈,也学过几手掌脚,一见武大拿着棍子砸过来,身子一闪,躲过棍子,顺手一抓,便抓住了武大的胸,用力一拳打在他胸口,随后一脚步踢去,把武大踢飞出去,撞在墙上,大叫一声,倒在地上不能动弹。
  「就凭这点本事,敢来捉本大爷的奸,找死啊?」西门庆拍拍手,穿上衣服走了。
  「武大,你怎么啦?怎么啦?」潘金莲一见武大倒在地上,顿时慌了,连忙把他扶起来,眼见他呼吸困难,急忙将他扶到家里,叫也医生来看病。
  「这下伤得很重,可能要好多天才能好。」医生开了一些药后就走了,潘金莲服侍武大吃了药,过了好一会,武大才缓过气来,一见潘金莲就破口大骂:
  「你这贱货,竟干出这等不要脸的事,等我兄弟回来,不把你们扒掉一层皮才解我的恨。」「武大,是我错了,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但不要告诉武叔叔,好不好。」潘金莲苦苦衰求。武大一声不吭。
  接下来几天,潘金莲在家里细心照料武大,对武大骂骂咧咧也不还击,默默用泪水为自已的过失赎罪。她知道,武大再怎么骂都无法抵消自已的罪过,唯一能做的就是让他尽快好起来。武大见她这样,骂了几天,渐渐地也就骂的少了,他实在舍不得这个美若天仙的老婆,虽然知道她做了对不起自已的事,一见她对自已这样,又觉得她好可怜,内心深处想原谅她了。
  这天,王婆又走到潘金莲家,潘金莲一见她,立即对她怒目而视,说:「你还来我这干什么,害得我还不够吗?」「武家娘子,你误会了,我是给你送药来了,西门官人对那天的事过意不去,从他药铺里挑了一些上好的治外伤的药来,很贵的,知道你们没钱买不起好药,叫我给你送来了,说早日治安了武大,还要来给他陪礼呢。」「别来,千万别来。」潘金莲忙说。
  「那好吧,这药你收下吧。」王婆把药递过来,潘金莲略一迟疑,就把药接了过来,她也在想要是买点好药给武大,可能好得快点。
  这天夜里,潘金莲把西门送来的药煎好,端到武大的房里让他吃,武大一见不是以前吃的药,请问是哪来的,潘金莲实话实讲了,武大一听坚决不吃,说:
  「我宁可死,也不吃他的药。」
  「武大,你这样,我也只好陪你去死了。」潘金莲说着眼泪就掉了下来。
  「别这样,金莲,这几天我也想了很多,你跟着我确实是委屈了,只要你肯跟我继续过下去,我就算了,弟弟回来也不告诉他了。让他知道了,他那性格会杀了西门庆,那他自已也跑不了。」武大说。
  「真的,武大,这真好,我再也不会做对不起你的事了。」潘金莲激动得伏在他身上哭了起来。
  潘金莲哭了一会,端起药碗说:「武大,你还是把药喝了吧,药是治病的,早日治好对身体好啊。」「既然这样,我就喝了吧。」武大端起药碗,一下把药喝了下去,药刚进肚,突觉肚子剧痛起来,手一松,碗掉在地上摔个粉碎,武大已是痛得缩成一团,双目圆睁,艰难地说道:「你这恶婆娘,好狠啊。」话音一落,头一歪就断了气。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让潘金莲措手不及,失声惊叫:「武大,武大,你怎么啦?
  怎么啦?「
  任她拼命摇着他的身躯,已得不到任何反应,已断气了。
  「是西门庆害的,是王婆害的。」
  潘金莲发疯似的冲到王婆家,发现西门庆正在那里与王婆说笑,潘金莲一见,立即抓住西门庆:「你害死了武大,是你害死的。」西门庆用力把潘金莲推倒在地上,恶狠狠地说:「你发疯了是吧,是你自已在家毒药给武大喝的,与我们有什么关系,谁见我们进了你家门,我告诉你,赶快回去埋了武大为好,再闹就要把你送到大牢里。」「你们害人不眨眼,天理难容……」潘金莲绝望地跑回了家,扑在武大的尸体上痛哭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