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区 火箭云盘 BT最新合集 BT亚洲有码 BT亚洲无码 BT欧美无码 BT三级写真 网盘迅雷
电影区 无码 有码 中文 国产 高清区 VR片 蓝光原盘 高清无码 高清有码 女优全集
图片区 动图车牌 清纯唯美 网友自拍 偷窥原创 裸露激情
小说区 现代激情 同事女友 公车痴汉 古典武侠 暴力强奸 校园春色 家庭乱伦 淫妻交换




















玩自己的丫鬟

7月前   ·   【小说】古典武侠
炎夏,午后——言欢将手中轻轻送出微风的团扇小心翼翼放在床侧矮几上,敛裙而起,移了两步,弯身将脸凑近坐在床尾处,正一边打瞌睡一边煽扇子的瑞香。“瑞香,你仔细伺候着老夫人,我去厨房准备酸梅酪。”
  她们伺候的主子——雷家老夫人正午睡着,依着习惯,雷老夫人总要在午睡过后吃点冰凉酸甜的冰酪来消消暑。
  雷府里虽然有专做甜点凉水的厨娘,但雷老夫人偏就只吃得惯言欢做的口味,所以专职在房里伺候的言欢这会儿才会要到厨房去。
  瑞香看起来是眯着眼打瞌睡,但实际上并没有真的睡着,察觉到言欢有了动静后,立刻睁开了眼对言欢点点头,“知道了,你去吧!”
  言欢轻手轻脚绕出了内室,经过色泽润实的典雅家具摆设,刚走到房门前,右手一扬方摸着门扉,还没能拉开门,雕着榴花纹饰的房门却毫无预警地突然被人从外向里推开。
  “哎呀!”一声惊呼从言欢的小嘴逸出,被吓了一跳的她机警地向后退了一步,同时忙用手捂住发出惊呼的嘴,免得惊动睡在内室的雷老夫人。
  门一开,房外的闷热空气及亮晃晃的烈日光芒,霎时窜人凉爽的屋子里。
  突来的强烈日光闪了言欢的眼,让她一时难以看清外边儿的景象,也就无法在第一时间弄清楚是谁来了,只能由眼前挡住大半门框的身影知道来人身材非常高壮。
  她眯着眼努力适应强光,眨了眨眼后,才看清楚进房来的原来是自家大主子——雷行风。
  她在心里暗暗责备自己,她真是缺少判断力,在府里能进内院的男人能有几个?而身材如此高大的除了雷家大主子还能有谁?
  枉她在府里待了这么多年,竟然一时没能认出主子的身形。
  以潇洒步伐跨进门槛来的雷行风面如冠玉、貌似潘安,是个英俊潇洒的伟岸男子。里在质料轻软的夏袍下的身躯结实壮健,充满了蓄势待发的力量,虽是一介商人,但经过锻炼的身子骨却不输长年习武之人。
  身为雷家的长子,雷行风在言欢十一岁入府那年继承了雷老太爷留下的玉庄,以干练的手段及精明的脑袋将玉庄的生意扩充了三倍有余。
  除了在金城里拥有一间全城最大的玉庄,在国内其他三大城里也各有一间分行,是四地有名且最有声誉的玉商,自然也是婚姻市场上最有价值的单身豪绅。
  雷家有两个儿子,在雷行风之下还有一个弟弟——雷行云,雷行云成年后被雷行风委以重任,到西北方的雷家玉矿场去,替雷行风分担沉重的家业担子。
  这也代表雷行风对弟弟的重视,将玉石最重要的产地交由弟弟打理,明示他绝不分家的心意。
  因为老二在西北,所以现下在雷府里的主子,除了雷老夫人外,就只有雷行风这个主爷了。
  见是雷行风进了房来,言欢连忙向后退了两步,让开门前的路。“主爷。”
  向来谨守本分的言欢视而不见雷行风英挺俊逸的男性魅力,不!该说是她心里确实像其他姑娘一样倾慕他,但她却将那份心动隐藏得非常仔细、非常完美,就连半丝迹象都不曾外露,更是让人无从得以窥知。
  她安分地做好自己的工作,管好自己的心思,不曾兴起任何非分幻想。
  可她的谨守本分及冷清的气质,反倒突显了她与其他婢女的不同。
  这个与众不同、由稚龄黄毛丫头长成略有风韵的女子的婢女,引起了雷行风的注意。
  不太漂亮但气质特殊的言欢,无意中吸引住了雷行风的目光,他由最初的兴味到后来难以自拔地专注观察,他发现自己被言欢的淡然勾住了心思。
  向来习惯女性爱慕的眼神及不时挑逗他的行为,偶然间发现言欢不像其他人对他有明显企图,他就再也转不开眼了。
  言欢万万也想不到,自己的守分及压抑反倒将她推向她并不打算走的一条路上,一条与她设想的平凡所不同的人生。
  跨进门来的雷行风,脸上虽然维持着冷峻的表情,但却难掩眼底流露出的对言欢的兴趣。
  其实,雷行风放在言欢身上的注意,雷老夫人早就看出来了。
  不过向来注重视家宅规矩、以严厉风格理家的雷老夫人,却反常地没有干涉儿子对府里婢女有心的撩拨。
  只因雷行风除了家业完全不需雷老夫人操心外,这个大儿子千好万好,就一样不好,那就是他的风流不羁让雷老夫人伤透了脑筋。
  在料理家业上做得有声有色、得意顺心,在风花雪月的情爱方面倒也没有丝毫逊色,风流名声早就名扬在外多年,但就是不肯顺雷老夫人的意完成婚姻大事,娶个体面大方的儿媳妇来为雷家开枝散叶。
  打从雷老爷驾鹤西归后,雷行风接下自家玉庄的生意也有七年多了,不管雷老夫人请了多少媒人为他说亲,或是有生意往来的富户商贾上门来为自家女儿求亲,就是没有一个千金闺女入得了他高到天际的眼界。
  雷行风虽然孝顺,但在婚事上,始终没有在雷老夫人的催促下妥协。
  他仍然成天逐花弄草地努力将自己的名声搞得更加声名狼籍,似乎打算存心让好人家的闺女不敢嫁给他。
  之所以任由儿子打言欢的主意,最主要的原因也是雷老夫人很是喜爱这个从十一岁起就跟在她身边伺候的好姑娘。
  言欢等于是雷老夫人从小看到大的,她是什么个性,雷老夫人全都看在眼里。
  言欢驯顺乖巧,从来不曾因为得到雷老夫人的喜爱而有骄气,总是和善有礼地对待每一个人,更不会特意奉承巴结主子,是个实在的姑娘家。
  以言欢的出身来说,能当个妾室就是她最好的结果了。
  雷老夫人心里的考量是——像言欢这样体贴懂事的姑娘,当雷行风的侍妾是最适合不过的了,除了能伺候主子,将来要是有了主母,也肯定不是会与主母争风吃醋的女人。
  雷老夫人本来就喜爱言欢,也有私心想将言欢收房给雷行风当妾室的念头,所以她等于是默许了儿子的行为。
  掌管雷府内务的雷老夫人是个精明角色,她深知雷行风的个性不是能让人指使安排的,所以直到今天还没有主动提起要把言欢收房的事,只是按兵不动等着雷行风行动。
  要是儿子有本事将人家小姑娘勾回房去,那她倒也是乐见其成的,毕竟她想抱孙子已经想了好些年了。
  庆幸的是,本来就有此打算,没想到正当雷老夫人不知该如何把言欢送到雷行风身边时,雷行风自己倒先看中意言欢,如此一来她也就捺着性子等着看后续发展了。
  而聪敏的言欢对情事及雷行风放在她身上的眼光,并不是真的毫无所觉。
  那种让她心绪不宁的炽热眼神每每让她心跳加快,心头就像让人用羽毛尖儿搔着般难受得紧,今儿要是换成别人,怕早让他领回房去了,可言欢跟别人不一样,除了因为她在男女情爱方面生嫩得不知该如何回应之外,她的考虑也稍微细腻了些。
  她本来就不曾像其她婢女们对自家英俊的主爷存有想像,再加上她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的长相在雷府里并不是最拔尖儿的,就连在雷行风房里伺候的一对姊妹婢女都比不过,要她如何能说服自己相信他的眼神代表的是对她的兴趣?
  要是有什么不适当的回应,不成了自作多情吗?
  而且看来坚强勇敢的她实际上是非常胆小的,现在过的日子她很满足也很习惯,她并不想有任何改变。
  她无法轻易去做她看不到结果的事,所以索性每一次遇上雷行风,被他的眼神扰得心头大乱时,只能尽量自持,试着当作没看到他的眼光,把装傻充愣当作保护自己的方法。
  见到是雷行风进来后,言欢连忙低头垂眸不去直视他的脸,一来表现出尊敬的态度,二来也是要回避他老是让她不知所措的双眼。
  就在言欢双手交握在腰际正欲依着规矩福身向雷行风问安时,雷行风不耐烦地看着她的有礼及回避,对她的生分感到非常烦燥。
  他抢在她福身之前用问话来阻止她,“我娘还睡着?”
  他的眼中对言欢的有礼泛起了不满,自从见识到她的冷然后,他就开始怀疑自己的男性魅力是否已经失去效用了。
  眼前的言欢明明是个聪明人,怎会完全无视他的存在及偶尔有心的调戏?
  今天要是换成他对其他女人稍稍使个眼色,那些女人怕不老早就脱光了衣服跳上他的床,谁会像她这般不解风情,让他感到挫败不己?
  她见了他总像见鬼似地躲得远远的,一点都不像其他女人努力想朝他身上爬!
  让他更觉心痒难耐,对她的兴趣更为浓厚了。
  “是的,老夫人今儿个睡的晚,所以现在还没起身。”言欢没有抬头,恭谨地回答主爷的问话,声音清清嫩嫩但却略嫌冷清。
  就算她对雷行风突然出现感到纳闷,但她却完全没有表现在动作及声音里,不管是她的态度或是回话,全都没有一丝可以挑剔地完美。
  她的行为举止足以堪称奴婢的典范,但也许是他犯贱,或是该说他对她的兴趣起于男人天生的劣根性,迎合他、讨他欢心的女人他见腻玩烦了,遇到一个没将他放在眼里的女人时,反而特别觉得新鲜有趣。
  她的清冷激发了他血液中的征服欲,将他的心给彻底挑动了。
  突然在午后回府,除了专程从玉庄返回探视身体微恙的母亲之外,有绝大部分的原因是他对言欢的迟钝,不,应该说是装傻失去了耐性。
  自从注意到言欢后,他在其他女人身上追逐欢快时,再也感受不到畅快的肉体欢愉,往往是意兴阑珊地提不起兴致来,最后草草收场敷衍了事,对那些女人刻意的讨好及甜腻的爱恋感到极度厌烦。
  言欢这个小婢女确实影响了他,不管是心理或是生理都一样!
  他想,要是他无法得到这个冷情的独特姑娘,他也许会永远与欢愉绝缘,再也无法体验在女人身上销魂的快感。
  如果他是个清心寡欲的男人也就罢了,偏偏他是个对性爱有着强烈需要的重欲男人,因此他不愿委屈自己,也不愿再忍受无法畅意的宣泄欢爱。
  他决定不再用过回的方式等待她的回应,直接掠夺她的甜美,是一个多么诱人的念头呀!
  光是脑海里闪过这个念头,他全身上下就感受到一种嗜血的快感,比起在商场上应付难缠的对手,征服她,更激起他的斗志,也让他更有成就感。
  耳中听她回说娘亲还睡着,雷行风眼底闪过一丝异光。
  他心里涌起一个念头——要得到她,就得将她深埋在体内的热情激发出来!
  在越不可能的地点及时间对她下手,也许就是最好的时机也不一定呀!反正他也不是什么循规蹈矩的人,还怕有所顾忌吗?
  念头一起,他立即化思想为动力,身体力行了起来。
  雷行风当着言欢的面反手将门合上,没有让在门外的随身小厮跟着进房来。
  雷行风的嗓子因为心里对言欢的盘算突然瘠痖了几分,“里面有人伺候着吗?”
  呵呵呵,该是时候布下天罗地网捕获他看中的小白兔了!
  他性感的嗓音滑过她的耳,就像他正在用手爱抚她一般,她下意识瑟缩了下肩头,被一股从身上窜过的酥麻感觉弄得心绪大乱,紧张了起来。
  她没敢抬起头,以略带急促的嗓音小声回答,“有,瑞香在里面伺候老夫人呢!爷儿你……你要等老夫人起来吗?奴婢倒茶给……”
  他将门关上干嘛?明知她正要出房去的呀!
  话声未歇,言欢低垂着的慌乱眸子忽然看到一只绣着精美图样的鞋面及锦袍下摆出现在她的视线之中,紧接着是另一只,然后锦袍越来越大范围地占据她的视线,这……这代表着什么?
  脑子转不过来的言欢还愣想着,因为雷行风的靠近而猛一抬头,被他俯来的俊颜给吓得向后直退,“爷?你……”
  他一直靠过来要……要做什么?
  像围捕小兽似的,雷行风一步一步向言欢逼近,毫不放松,在她的讶异中,他壮健的身躯已经将她逼到房中央的桌子前方。
  言欢从雷行风的脸上看出他的不怀好意,再不解事,女人的天性让她知道自己已成了猎物,近来他总是用像现在这样火辣辣、不容忽视且别有深意的眼神盯着她看,眼神炽热得让她想逃……
  如果再不逃,她就快要成为他嘴里的肥肉了!
  可惜,就算她发现的早,也无法逃过雷行风的执意追捕,更何况,她的发现已经太迟了。
  雷行风看出言欢的动向,察觉她有意转身躲避,于是毫不犹豫地一个大跨步,长臂一伸将她还来不及跑开的身子困在身前。“你要到哪儿去?”
  他散发着热力的身躯整个贴上已经抵到桌椅而退无可退的言欢身上,“我娘既然还睡着,那咱们就别扰了她……”
  在她还来不及开口之前,他威胁意味浓厚的明示让她无法发出求救的声音。
  她想逃却又无法动弹,就像是掉人陷阱的小白兔般,惹人怜爱的眼神及娇怯的模样,让他心里一阵骚动。
  啧啧啧!她真有本事,眨着那双无辜清亮的眼来惹他怜惜,但怜惜归怜惜,还是比不过他对她的强烈欲望。
  她眼里讨人厌的冷清总算不复存在了,这让他打从心里觉得满意,脸上泛起的笑意让他看起来像只嘴上咬了鱼的大猫,“睁着大眼盯着我看,莫非是想要勾引主子?”
  “不……没……奴婢没有……”言欢困难地开口试图反驳雷行风的指控,可是说出口的字句像是呢哺,反而更诱人了。
  管她嘴里说有还是没有,在他来说,她的每一个表情及每一个隐含着抗拒的冷淡眼神,都是迫使他攫夺她甜美的理由。
  他伸手环住她的细腰,将她向后仰退的上半身往自己身上拉扯,有力的长腿则快速顶开她因为无法着力而略微分开的腿。
  “乖欢儿,你千万得小心别发出太大的声音,否则要是让人撞见了你现在腻在我怀里桥滴滴的诱人模样,狐媚主子的罪名你担当的起吗?”他亲密地唤着她的名,以邪肆的姿态存心吓唬她。
  羞愤难当的言欢眼中立刻涌现泪光,听懂了他反过来加在她身上的罪状,气怒难耐,小手拼命推抵着他压过来的胸膛。
  嗓音因为害怕——或者该说是气自己在这种情况下还为他心动——而颤抖着,“爷儿,你别这样……快放了奴婢……”
  他过分的行为及放肆的言语并没有让她真正感到难以忍受的厌恶,全身的每一寸肌肤反而变得敏感,因为他的箝制及压迫感到羞愧的兴奋。
  这让她觉得非常害怕,怕自己控制得宜的心被他的恶意挑逗给弄乱了,她没本钱跟他纠缠呀!身子没了倒还不是最重要的,就怕她的心再也归不回原位了,要真与他纠缠上了,以后她的下场会是如何,她完全无法预期呀!
  “会,我会放了你……”
  看到言欢因为这句话明显吁了口气的表情,雷行风恶意地拉长话尾,然后才说出让她失望的话语,“不过要等我尝过你的滋味以后!”
  “不……”他向她挤压的下身让她明确感受到抵在腹上的硬物,推拒他的同时嗓音无法克制地扬高,“不要……放开我……”
  雷行风轻笑了起来,臀部有力地向前顶弄,以极挑逗的动作撩拨着她未曾让男人碰触过的身子。
  她软绵的触感催促他在她身上寻求快感,“不要放开你?哎呀!我真没想到一向矜持守礼的欢儿竟是个骨子里如此骚浪的小女人,呵呵呵!既然你都开口要我不要放开你,那我就顺你的意不放就是了……”
  他故意曲解她的话,毫不顾忌自己的娘亲及另一个婢女还在只以屏风相隔的内室里,放肆地在外间调戏言欢。
  轻笑的同时,他的大掌从她的腰际向上,倏地拢住右乳揉搓,这才发觉她包里在衣料下的胸乳竟出乎他意料地丰满,就连他的手掌都握不住。
  “小欢儿,你还真是有料,又圆又大,软绵绵的真好摸,平常还真被你给骗了……”
  不敢相信他竟然邪佞大胆如斯,言欢吓得忘了收敛声音,“不!不要呀……”
  天呀!他的大手散发出灼人的热度,那种痒麻的感觉让她两腿发软!就连手都差点忘了抵抗。
  明明是大喊,却在太过惊恐中岔了声,出口的阻止反倒连一点力道都没有,不晓得自己的声音只会引人遐思的言欢拼命缩着身子,却摆脱不了他火热手掌的抓握。
  不过,两人的纠缠抵抗还是引起内室里的瑞香的注意。
  就在这个时候,内室里传出轻柔但明显压低的问话,“言欢?是你吗?发生了什么事?”
  这声问话让言欢脸色刷白,别说挣动了,她根本僵在雷行风怀里。
  细碎的脚步声,显示瑞香就要绕出屏风了。
  不敢想像如果让瑞香见到她与雷行风纠缠在一起的暧昧模样后,将会引起怎样的轩然大波,言欢害怕得违背心处都被冷汗给浸湿了……